无所事事

不学无术 混吃混喝 但仍然心有期许

关于小黄车个车电影的废话

刚看完一大佬分析前一阵子上映的小黄车车电影

看完分析就是一个感觉:


这个电影就是大型ooc同人,剧情狗血,试图给汽车人一个前传,结果原著不好好看,剧情不连贯然后强行解释?


作为新粉胡言乱语一通:

我是早早的对汽车人小黄车感兴趣,但是只赶上了变5首映,看完就记得大卡车好帅,黄色雪佛兰真帅,机械超棒的!

剧情就没多大印象,因为电影时间太长,中途还有人离场并且发出不耐烦的声音,作为一个假粉但是真对雪佛兰黄车感兴趣对剧情充满了怀疑?


这个变5翻篇不说了,现在黄车个车电影出来了!

假粉激情买票带室友去看了,看完还挺快乐的,这大概就是假粉吧?(非原著一直追来的假粉)


好看是好看?看完能收获一段人机绝美的爱情?小黄车真的可爱过了头,不骗人,路人可以去瞅瞅,看了也不亏?


本假粉激情去补了变123,回头看个车电影里面的黄车变身状态似乎在滤镜破碎后,有一点丑?眼睛太大了!没必要!和霸天虎比起来,有点寒酸过了头????行,我理解为战损可以的!但变123打斗非常棒的,个性非常鲜明。


我和你说数据,你和我说你看的都是积极向上的东西。

关于我所了解的,我不能说我了解的很全面和多,但如果你一点都不去查找,了解,你来和我逼逼,这不是鸡同鸭讲吗?


cp里面所有的情侣的举动都很温馨,可爱。

放入现实世界,我就?????

没必要,您这样真没必要,恶心死了?


【Thesewt】画框与我

流泪


黎声:

画框与我


 


Thesewt


Scamander兄弟无差




主要角色死亡,忒修斯与莉塔有提及


忒修斯逝于1945年,纽特历经挣扎,他还是想留下一点东西纪念自己的哥哥。


如果没问题的话?→


 



纽特不是定做不起一副可以动的画框,一般来说,只要几缕记忆,几百加隆,就可以拥有一个独家回忆,邓布利多还告诉自己,他可以介绍全英国最好的画框匠人给自己,追恋记忆从来不是可耻的事,尤其是要趁着你还能记得清明的时候。


“不用太担忧于如何和画框相处,他们不太会打扰你的,大多数时间只是在打盹而已。”画框匠人的安慰最后让他下定决心,为什么不做。


就这样,几缕纽特的记忆(他只想要一副能放在工作台上大小的),雪松木制作的,没有魔力的小相框,在白色的魔法火焰燃烧之后,相框的背景镀上老照片特有的黄灰色,然而作为重点的人像却并没有出现在那上面。


“他应该是跑去魔法部了。”画框匠人在检查过自己的制品后,给了答案。


“……这很常见吗?”


“人物确实会在不同自己的相框里穿行——但是刚刚做出来的吗?不得不说从未见过。”


 



忒修斯在魔法部魔法法律执行司的英雄走廊里有一副属于自己的画框,那里挂着的都是勇敢无畏的,牺牲自己谋求和平的傲罗们的画框:他的那副在格林德沃被收监于纽蒙迦德之后被挂上了墙壁,体积更大,视野也好,可以俯瞰整个魔法部中庭,他更多的时候喜欢呆在那儿,看着新傲罗们入职,也和不同年代为了同个目的牺牲的同僚们聊天。


纽特给他准备的画框太小了,他觉得手脚伸展不开,嗅嗅还有可能会冲到工作台上,为了抓一个金加隆而把它撞倒。


不过有的时候手提箱的主人不回来的时候,他会从魔法部回来,盯着放在他旁边的莉塔的照片。


他并不晓得从未和自己走进婚姻殿堂的未婚妻在霍格沃兹读书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这是活着的他致死都未得晓的景象。


他猜的没错,十六岁的莉塔,和他得到,且失去她时一样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


 



1953年那一年,忒修斯一整天都呆在他一直抱怨“太挤了”的桌面相框里,纽特照顾好了所有的动物,开始记录当天的工作笔记。发现他哥居然那儿,不得不说很惊讶。


“……今天不是双休日,魔法部不上班吗?”


“你知道吗,当你是一个画框的时候,你有很多时候去想一些有的没的——8年前我从桥上摔下去的那天,你还记得吧?”


纽特动了一下眼皮,躲开画框的视线。


“但是今天不是你的祭日。”


“这倒没错,只不过我计算了一下,今天的斯卡曼德先生你,已经比八年前摔下桥的斯卡曼德先生我年长了,不想纪念一下吗?”


“纪念什么,我都已经是唯一的斯卡曼德先生了。”


“唯一的斯卡曼德先生,当然是纪念你永远的比我老了。”画框满意地说道。


纽特对于他哥哥糟糕的幽默感到绝望。


 



纽特退休的时候,把放在手提箱工作台上的画框移到了他德文郡新家书房的书桌上。忒修斯对此很高兴:阳光,雨水,空气,大自然,并且对纽特说,他想更多的呆在这儿,和纽特一起。


“我才不相信你,喜欢魔法部的人造光,气象部门要是罢工让中庭下上雨你也会觉得是甜的——你这个该死的工作狂,都是画框一个了还要去和新手傲罗传授经验指导工作。”


“别小看新手傲罗!我当年也是从护航骑手开始我的职业生涯的,再说了75岁都能和湿地狼人玩摔跤的人哪儿来的立场指责我?”


纽特盯着那个画框。猛然把它横过来摇晃,忒修斯像只企鹅一样滑出画面外,纽特还能听到他渐渐变远的嚷嚷“纽特斯卡曼德你这个逃避话题不成就使用暴力的懦夫!”


 



然而忒修斯真的去魔法部转悠的时候,退休了的纽特也会感到寂寞:他喜欢和画框里的忒修斯说话胜过来寻找素材的传记作者,虽然他年纪大了,性格开始越发固执古怪,面对忒修斯“你干嘛就不能多花点钱把我和莉塔做进一个画框。”的质问,他会以“莉塔的照片是在我们六年级的时候给我的,1945年你都小五十了,放一起做什么?父慈子孝吗?”作为回击。


然后忒修斯就会茫然失语,气得跑去魔法部的画框里。


他那么浓烈地爱过他们,即使自己如今不再年轻,他也从未释怀。


纽特才发现在自己的记忆里,面对唯一的弟弟的时候忒修斯其实把他的能说会道收敛了至少一大半。


 



战争结束的三十四年后,纽特被提名且授予了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表彰他对神奇动物研究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前往魔法部领取这份荣誉时,他第一次看到了挂在魔法法律执行司英雄走廊里他哥哥的画框。


他看上去比自己的画框里的忒修斯更年长一些——鬓角有斜飞而出的白发,眼角皱纹更深,他没见过那样的哥哥,事实上,自1941年战局动荡自己不得不转入地下,他再也不曾见过忒修斯——唯有那双灰得仿佛透明的眼珠从未改变。


不得承认这画框确实更大更漂亮,怪不得忒修斯喜欢这儿。


“你在干什么?”纽特忍不住饶有兴致地问向他比了一个“噤声”手势的画框,大画框里的忒修斯也转而看向他。


“他们说神秘人正在寻找一个预言——”他凝重地说道,在发现纽特胸前刚刚挂上的勋章时注意力转了回来。“见到你真高兴,纽特——第二场战争都要开始了,你才为第一场战争授勋?”


苛刻又挑剔——然而这里的忒修斯是用大战后用他幸存的同僚的记忆制作的,纽特觉得这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我参与了对抗格林德沃的战争。”纽特朗声回答。他想忒修斯应该会为他高兴,因为那画框的灰色眼睛在射灯的照耀下是那么明亮,近乎透明,带着笑意凑近自己。


“就是不承认是吗?不过就算是出于神奇动物研究保护的初衷,我个人意见,你也够格荣膺一级梅林爵士团勋章了。”


“饶了我吧,家里有你一个一级勋章持有者已经蓬荜生辉了。”


纽特伸手去擦拭了画框下的铭牌,他觉得他的眼镜很干净,他看不清那行刻字是家养小精灵没有好好打扫。


【忒修斯 斯卡曼德(1889—1945)前傲罗行动指挥处首席傲罗,战争英雄,在带领英国傲罗参与抵抗格林德沃的运动中牺牲,追授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


 



食死徒闯进纽特的家里的时候,孩子们都不在家里——他们觉得一位新任梅林爵士团勋章持有者的血可以让黑魔王的标志更加骄傲。


纽特低调地隐瞒了他曾经是第一位擒获格林德沃的巫师这件事使得肤浅的食死徒做了一个相当错误的一个决定。当接到忒修斯画框通知的傲罗感到现场,纽特正在阻止自己的蜷翼魔把某个食死徒的脑袋吸干,没有空去干涉一头雌性毒角兽正疯狂地向全身倒满了雄性麝香的另一个食死徒求爱。


是的,纽特确实退休了,然而神奇动物学家永远是终身职业。


“你们来的真快。”在蓝眼睛的新手傲罗把他拉起来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斯卡曼德——忒修斯斯卡曼德先生的画框强硬地要求我们过来一次。”


“我可没要他去求助。”纽特顽固的说,把被吓坏的嗅嗅塞进大衣口袋。


“……我想也是,毕竟他——引用原话,是‘如果你们不来,半个德文郡都危在旦夕,我弟要把它夷为平地了’。”


“半个德文郡是不是太夸张了?忒修斯?”


他放在书桌上的小画框没有回应他。


纽特僵在那儿:这才发现它被食死徒的魔咒击中掉落在地,半个画框的木质面开裂,那里面只剩下老旧的灰黄色。


不不不不……!


他扑过去抓住那个画框,希望忒修斯还能出现在那里。


“忒修斯?”


他确实退休了——也还没有老到连几个黑巫师都无法解决。


蓝眼睛的傲罗试图用“这可以修理的。”来安慰他,但是纽特一句话都听不进去:画框也没有回应。


他快没有可以修好它的记忆了。


但是他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他了,他也已经老到快要记不清立体的,鲜活的,温暖的会拥抱自己的忒修斯的脸,与那种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了。


“忒修斯。”


他真的快记不清了。


 



万幸画框里的记忆没有被魔咒损伤,需要修复的只是外框而已——纽特思忖再三,还是请匠人用上了玳瑁做修补材料。


忒修斯为他弟弟迟了四十年才能领悟到雪松木与玳瑁的时髦搭配是多么的经典而感到欣慰。


毕竟魔法算不上只能绽放在少数血液中的天赋,可是品味是啊。


 



纽特在第一个孙辈出生之后,他把忒修斯的画框从他书房的书桌转移到了床头柜边。


“我可没有义务陪你睡觉,配额都在你7岁前用完啦。”忒修斯凝视着靠在床头的纽特看神奇动物保护学界新秀论文,画框的声音听上去沉稳而宠爱。


“那你怎么就不晓得从画框里出来拥抱我?”快要打起瞌睡的纽特发出了迷迷糊糊的抱怨。


忒修斯沉默了,他看看自己的双手。突然觉得有时候他和纽特都忘记了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他只是一个画框,一种慰藉品或是一种纪念品——这也正是为何他是“纽特的哥哥”“魔法部的英雄傲罗”却永远不是“忒修斯斯卡曼德”。


这是他的制作者刻在他的意识埋下里的定律法则: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先生是英国最好的画框匠人。


“你不知道你自己说什么,你只是你为了第一届国际神奇生物保护魔法峰会太兴奋了。”他的呢喃过于温柔,以至于纽特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情绪,神奇动物学家轻柔地抓起他的画框:即使他的头发胡须现在都白了,常年照顾动物们恒温的手也不可避免地枯槁起来,那双榛子色的眼睛从未黯淡。


纽特斯卡曼德把照片贴在心口,雪松木和玳瑁的混合材料,怎么抚摸似乎都不能温热起来,这没关系——他的心脏还在跳呢。


“这没问题——我还没老到不能拥抱你。”


 



伏地魔掌控魔法部之后,忒修斯就一直待在画框里了:不是他不想去魔法法律执行司的英雄走廊,情况恶化了之后,他经常忧心忡忡地整夜待在那儿陪着任务繁重的傲罗们,毕竟从纽特的卧室看到的景色只有德文郡虚假的和平而已——但是食死徒在鲁弗斯 斯克林杰死后成功篡权,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毁了所有挂在英雄走廊里的傲罗画像,他没地方可以去。


“他们怎么敢?”他嘟囔着,在画框里左右踱步向纽特抱怨。“就因为邓布利多死了吗?——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居然做那种事?你说他们会不会挂上那些食死徒的画像?魔法部成立多少世纪了!从未有——这是对魔法部和法律的亵渎!”


纽特的头发现在已经依旧卷曲支棱着,让他退步的视力看东西更困难,但是他不是很在乎,他用温暖的手指抚摸着画框上哥哥的头发,对他说“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忒修斯,每个时代都有像你那样的英雄。”


而每一个时代,都值得人们为了爱去战斗,也值得一个引导他们的英雄。


“也对。”画框里年轻的忒修斯只是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看上去还在生气。


“拉夫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看着你的书长大的——我其实一直觉得认真读过那本书的人就算走了弯路,也成为不了什么可怖的坏人。”


 


十一


等大名鼎鼎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 波特去傲罗办公室工作的那一天,忒修斯的画框已经重新被装裱起来,所有英雄走廊里的画框们彼此打着招呼,挤在一起为捍卫了巫师世界和平并且选择加入荣耀的傲罗组织的青年鼓掌。


在所有针对货真价实的哈利波特的评价中,斯卡曼德对此的评价是:


邓布利多的偏爱这么看来早就有迹可循——绿色瞳孔,深色头发,又以不能完成霍格沃兹标准七年学业的为上佳。


“英勇战斗了一生却没有活着看到自己参与的那场战争以胜利结束的人,永远无法抵抗另一场胜利的消息。”


纽特在被孩子们问及“忒修斯去哪儿了?”的时候,他给予了这个回答。


“何况他就是要去魔法部他才觉得是度假,浑身像被炸尾螺踩过了一样的舒坦呢。”


 


十二


在为2017年再版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写完作者的序言,并且痛快地驳斥了丽塔 斯基特那本愚蠢的传记(“我又还没死,也没有授权丽痕书店摆上《神奇动物在哪里》出版90周年的钻石金装纪念版,她为什么这么兴高采烈地招惹我呢?即使我确实不喜欢官司那一类的。”)之后,纽特又在那个冬天失去了几位神奇动物学界的后辈:这让这位120岁老先生实在忍不住地考虑身后事。


……虽然他的身体还很硬朗,护照换了32本了,每年一次去亚利桑那探望弗兰克和它的族群也不需要任何人的陪同。


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起这件事。


不是担忧——担忧就意味着要受罪,两次,他只是觉得也许有些事儿得事先做个准备,就像他年幼时母亲曾经告诉他过的:“触摸鹰头马身有翼兽之前,要先种好白藓。”


而忒修斯的画框,是他唯一需要和它谈一谈,才能决定归处的资产。


1980年闯进纽特家的那些食死徒击中画框的破损虽然已经修复,但是依旧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画框匠人告诉过纽特,魔咒的永恒性被切断了,因此如果创造画框记忆的持有人过世了,画框就会渐渐地失去性格,不再动弹,直到最后,只会变成普通的照片而已。


他可以去魔法部的英雄走廊定居,他也可以留在这里:拉夫与卢娜的孩子们也很喜欢他,或许比起曾祖父,这个年岁的孩子又会开始觉得傲罗更酷一点。斯卡曼德家没有一个人会采用烧掉它的方式来纪念纽特——他们不是纯血统疯子。


忒修斯听完了,罕见地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沉吟良久,交叉起食指给出回复。


“你当年把我做成桌上相框尺寸的时候就应该想清楚,铺再多的白玫瑰,我都挤得进你的棺材。”


纽特露出了超越惊讶的表情。


“……我不能……”


“我是你的财产,死后就是你的遗产,放心吧这不犯法——犯法也没关系,你那个时候已经死了。”


“你在我死后还会继续能活动一段时间,不是说我死了你就……”


“我死了80多年了,你让我安心过了吗?”


久违的,百岁老人露出了他年少时无法正视别人的目光时,略显窃懦的表情来。


“……你可能会在一片寂静与黑暗中,渐渐失去所有加持于你的魔力——我也不知道那过程会有多久,但是你知道那会很痛苦。”


没关系的,我只是画框,我只是慰藉品与纪念品,你不在的话,我没有必要留下来。


——这样的话,他凝视着那躲闪的绿眼睛,违抗了他的最高魔法定律法则。没有说出来。


他想以一个兄长的身份,陪伴纽特斯卡曼德到最后。


这又不犯法。


你活着,我在你的眼瞳中陪你,


你死了,我在你的棺椁里陪你。


我爱你,和一颗心脏是跳动还是腐烂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纽特。我们都知道这会痛苦只因为这全是爱。”


“也只是爱。”




End 


 


 


 


 

Mickey:

一点刺激都受不了的漫威粉日常……我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道理我都懂😭😭😭
但这是信仰,别人碰不得。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学到了学到了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哭了😭,今天也是为骨科真实哭泣的一天

道道维拉拉斯:

因为我把心落在你身上了。

好,爱了!我明天就去学习!

SHERL:

哥哥复习法了解一下?

自我感觉现实很分裂

性别固化,我想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