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on

不学无术 混吃混喝 但仍然心有期许

【Theseus/Newt】Aura(少年时期一发完小甜饼?)

哭辽


寒山一带伤心碧:

 *aura,极光的意思,有时也解释为光环。


*Artemis,希腊神话中月亮与狩猎的女神,是Newt的中间名。Phoebus,阿波罗的别名,众所周知中的太阳神,主掌光明、真理与音乐,是希腊神话中最俊美、最强大的神明之一,本文私设是哥哥的中间名。


*算是前篇 Ternura 的同一世界观后续,但没看过前作其实也不影响。和前作一样,介于骨科和亲情向之间,所以请自由心证


*重度OOC预警!!!真的预警!


--------------------------------------




霍格沃茨,是全世界最大、最大、最大的地方。或者最大的学校。


至少在纽特11岁第一次入学时,他是这样想的。那高大的城堡、尖尖的塔楼以及高挑的穹顶,映着苏格兰广阔的蓝天与绵延的山丘,比他在纽约的家、或者曾经去过一两次的魔法部都要漂亮高大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大,意味着未知,好奇,以及恐惧。


 


“你会没事的,”Theseus曾经安慰他。他的哥哥坐在他的身边,替他拆开一盒巧克力蛙。呜呜的火车在他们的身下一路前行,穿过苏格兰金色的旷野。17岁的赫奇帕奇级长蹲下身来,直视他的弟弟,“我向你保证,Newt,你会喜欢霍格沃茨的。”


“可是……”孩子揪着自己的深蓝色长袍,魔杖被他紧张地攥在掌心。


“我以为你很想去霍格沃茨上学的?”


“我想的!只是……”


“只是什么?”


Newt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似的开口:“只是那里会有…….很多人。”


……哦。Theseus的神情更柔软了一些,像宝石慢慢地融化。


“是的,Newt,那里会有很多人。”他灰蓝色的双眸对上浅色的,Newt祖母绿的眼睛,“不过他们都会是好人,我的意思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会是的。再说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陌生的。看,也许你会和我一样被分进赫奇帕奇,这样你依旧每天都能见到我——这样听起来好些了吗,Newt?”


11岁的Newt点点头,看上去却仍然不怎么确信,只是捧着那只大大的笼子,从缝隙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小猫头鹰的羽毛。


“Newt——”


Theseus正要开口,火车包厢的门却忽然拉开了,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倾泻而入:“哦Theseus,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怎么不在级长包厢?John他们也说没有看见你。”


“Doris。”Theseus站起身来,对少女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金发的女孩走上前来,笑着亲吻他的脸颊:“Theseus,我好想你!”


“我也是。”七年级的赫奇帕奇级长揽住她纤细的腰,而Newt在座位上已经看傻了。


 


等等,什么?梅林啊,是他看错了,还是他的哥哥在亲吻一个……一个……他是不是应该写信给妈妈?


 


“这个小萝卜头是谁?”另一个陌生而揶揄的男声忽然响起,Newt一抬头,在包厢的门框边上看见一个穿绿领长袍的黑发学生,他的领口别着一个“P”的银徽章。“这么瘦小,是没有吃饱饭吗?”


Theseus立刻转过头,面向门口的斯莱特林。“Dominic,”他眯起了灰蓝的双眼,微微抬起下颌,“那是我的弟弟。”


“哦,另一个Scamander!”斯莱特林的级长笑了,却透着一股子轻佻,望向矮小的Newt,“那么,希望你别和你哥一样——天天和泥巴种混在一起。”


泥巴种?


“什么是一个泥巴种?”Newt懵懂地抬头望向的哥哥,却被Theseus直接打断。“不要说出那个词,Newt。”他的声音紧绷,罕见的严肃与冷意从他的言语中流露,“那是任何人都不该用的词。”


斯莱特林的级长笑了,这回似乎是被逗乐的。


“哦,Theseus,赫奇帕奇的英雄级长,别这么严肃——别吓坏了你的小弟弟。”


“谢谢你的关心,我相信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兄弟。”Theseus点头,过分的礼貌中透出一种高傲的疏离,“哦,顺便一提,下一次请记得你的称呼Dominic,因为从今年开始,我不仅是赫奇帕奇的级长,更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会长。”


 


诚如斯莱特林级长所说,Newt没有和任何混血或是麻瓜出身的同学混在一起,事实上应该说——他根本没有和任何同学混在一起。他只是和小动物们混在一起而已。


那不是故意的,真的。Newt攥着他的羽毛笔,捧着厚重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蜷缩在又高又窄的哥特窗边。其实他想要和其他孩子一起玩,他想要朋友,想要有人和他一起讨论他没做完的功课(魔药课究竟为什么会那么难?为什么???)。从前,当Theseus学期开始坐火车离开的时候,独自在家的Newt是多么渴望去往那所传说中的学校。


可是当他真的来到了这里,却忽然发现,他的名字从Newt Scamander变成了“Theseus的弟弟”。


不,不是说他不为自己的哥哥骄傲,只是……即使他明白自己并不讨人喜欢,有时候,也会希望有人来到他的身边,而不是来向他打听Theseus的爱好或习惯。更何况,学校里的Theseus——和他熟悉的那个Theseus太不一样了。


或许是因为Theseus从来不在家里吹嘘自己的成绩和优秀(他当然不会了,Newt想,Theseus才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Newt直到入学后,才发现自己从前对他的哥哥受欢迎的程度一无所知。男生们佩服并崇拜他,尊敬他的自律,公正,沉稳,以及在魁地奇上的才能;少女们则眷爱他太阳神般深刻俊美的面容,在他所到之处窃窃私语、轻笑不止,讨论他约会过的女孩,偏爱的类型,以及喜爱的香水味道。所有人都认识TheseusScamander——而他们给他的评价,则居然大多是“出类拔萃”、“领导力出众”、“挑剔”与“极难取悦的”。


Newt第一次听到最后那个词的时候,吃惊极了。


他坚持认为他们哪里搞错了,少见地鼓起勇气说了好大一长串话:“Theseus才不挑剔呢,小时候我把我给他画的画像送给他,他都没有嫌我画得丑!还有……还有,只要给他一个拥抱,他就会很开心的!”


“那你真该看看上次有个葛莱芬多的女生送了他一个果酱三明治,却被他转手又送了回去的情形。”John的脸色十分精彩。他是Theseus最好的朋友,也是个天赋卓绝的易容马格斯,为人和善幽默。


“唔,她用的肯定不是橘子果酱,是不是?Theseus只吃橘子酱。”


“Bingo!不瞒你说,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Doris,就是这么和他在一起的。”


“?!”


“还有上个学期他为了一颗纽扣扣斯莱特林50分的样子——我的小Newt,你真该来看看那时的场面!难以置信,你的哥哥究竟是怎么隔着十多米发现一颗扣子上被施了恶咒的?”


“他毕竟是个找球手,”Newt说,趴在Theseus的床上,把脸埋进Theseus的枕头里叹了口气,“不止视力,他一直什么都擅长。”


 


那样的Theseus,与众不同的、忙碌的、严肃的、挑剔的Theseus,和Newt记忆深处那个给弟弟一枚金币让他钓嗅嗅、还帮他瞒着爸妈的Theseus,似乎隔着一道深深的天堑。Newt猛然发现,在Theseus精确到秒的拥挤时间表下,他和他的哥哥居然已经两个礼拜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Theseus那么酷,他的朋友们也都那么酷,还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Theseus是不是不愿意……和他说话了?


我给Theseus丢脸了吗?我给Scamander家丢脸了吗?


Newt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小的手,叹了口气。他的手掌仍然单薄苍白,小小的雀斑从手背一路蔓延到手背上——一双小孩子的幼稚的手。他听高年级的男生们说过,有了女朋友之后,大家都想跟女朋友多待一会儿,才不会想要一个小不点拖在身后呢。


人们都说他们长得很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更像Theseus一点呢?


有史以来第一次地,11岁的Newt感到了迷茫。孩童那本能而精准的孤独感包裹了他,像静默的月光浸没路边的花朵,随之而来的,是与世隔绝的冰雪与霜冻。


 


而作为结果,Newt发现自己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人群,如何和人说话,如何和Theseus说话。他开始紧张,在每一个早上,犹豫该如何和室友正常自然地说早安,如何在长桌吃饭的时候躲开同学的搭话与视线,并且希望教授上课不要点他回答问题——他向来内向而不善言辞,但情况从未如此变本加厉。他被吓到了,既是被这个世界,也是被自己。他甚至从学校的角落里捡回了一只火蜥蜴(估计它是某堂课的教具,可是梅林的袜子啊,它是怎么跑到学校最高的猫头鹰舍里去的?),偷偷带回了寝室,并且给它起名Phoebus,天天揣在口袋里。


 


那其实是个很恰当的名字,Newt想,躲开火蜥蜴吐出的小小火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太阳之神,主掌光明、青春与真理。那是远古希腊最俊美的神祗,世界的恩赐集于一人之身。而他的同胞Artemis——月亮与狩猎的女神,麻瓜说它反射的不过是太阳的光亮。


那是他们的名字,亦是父母对他们的祝福;只是此时此刻,Newt不知道这算是美好的祝愿,又或是预言式的一语成谶。


 


最后的东窗事发,是因为Newt把它的火蜥蜴装进袜子里,偷偷带进了教室——他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要捣乱,只是蜥蜴是冷血动物,冬天如果把它独自留在不知道哪个石头缝里,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说不定就要被苏格兰的大雪天冻死了。小Newt对小动物一向心软得毫无底线,干脆把它装进自己的羊毛袜,揣进自己的怀里,没想到上课的时候,幽闭恐惧的Phoebus把他的袜子烧开一个洞跑了出来,窜上麦格教授的书桌,把她的《变形术入门》点了个正着。


“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课堂上会有一只火蜥蜴……”麦格教授严厉的目光几乎要将Newt瑟瑟发抖的心灵刺了个对穿,“……Scamander先生?”


“我——他——麦格教授,我很抱歉,可是Phoebus不是故意的,教授,他只是害怕狭小黑暗的地方,所以才从我的袜子里跑了出来,然后……”


红发的女教授挑起了眉毛:“你是说,在我上课的时候,你有一只火蜥蜴一直在你的袜子里?”


Newt笨拙地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呃,准确的来说,教授,是我把它放在了我的袜子里,然后把袜子藏在了口袋里…….”


麦格教授的眉毛越升越高,但在她再度开口之时,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或许是因为临近下课,教室的门开着,不少人在门边围观里面冒出来的黑烟,而赫奇帕奇的级长兼男学生会长Theseus正站在门边,微微蹙眉问道:“抱歉打扰,麦格教授——可是这里是出了什么状况么?”


 


麦格教授看了看仰着头一脸恳求的Newt,又看了看门口的Theseus,冷静道:“Scamander先生,你的弟弟带了一只火蜥蜴来上课,然后,烧掉了我放在讲台上的课本。我想,决定处罚的部分我可以交给你?”


围观的学生们一阵骚动。人群中,金发的Doris侧过头,跟她的朋友说:“看,我告诉过你吧?那是个奇怪的孩子。”


 


“……”沉默中,Theseus走上前来,看了看那只仍然趴在讲台上的火蜥蜴,又看了看一半被烧成了灰的《变形术入门》,方才开口,“扰乱课堂秩序,赫奇帕奇扣10分;未经允——”


“不,Theseus!我、我发誓他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扰教授上课的,求你不要、不要……”


“——不是现在,Newt。”Theseus却不曾被打断,只用一个平静的眼神止住了Newt恳求的哀鸣。他低头凝视着自己面前这个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孩子,忽然叹了口气,“未经允许饲养危险生物,赫奇帕奇再扣5分。”


Newt倏地抬起头,小小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与受伤。


“至于劳动服务,麦格教授,您……”


他还没有说完,Newt已经一把用力推开了他,埋着头一路跑出了教室。


 


直到快要宵禁了,Theseus才在一间偏僻的空教室里找到他。


窗边的Newt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脸埋在双膝之间,不知是冷的还是别的,肩膀在微微颤抖。教室里只有他一个,静默的银月照亮孩子蓬松的卷发。


“Artemis?”他尝试着开口,声音难得地犹豫。


Newt带着鼻音的、软绵绵的抽气声从那一团里传来:“不要这么叫我——不,不要叫我。”


“Artemis……”这是只有他们两人在小的时候才会用的称呼。幼年的Newt喜欢被这样呼唤,因为那时的他还太小,不知晓那位月亮与狩猎的神祗,是货真价实的辛西娅,宙斯之女中最受宠爱之一。Theseus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身边,轻轻抚摸孩子的肩膀,“Artemis,很晚了,你不冷吗?”


“不、不冷。”


“你真的吃晚饭了吗?”


“也不饿。”


“那么,我想你对你的火蜥蜴的去向也不关心啰?”


Newt猛然抬起头望向他,呆呆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他抹掉眼泪,又怯生生地缩回去了一点,低着头问:“他们要对他做什么?”


“它是神奇生物课程教学用的,无意之中跑出来了,前两天Whiteknight教授正在找它呢。放心吧,不会对它怎么样的。上课用完之后,就会放他回原产地了。”


Newt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舒了口气:“谢天谢地,他没有因为我受惩罚……”


“说真的,你居然还在担心它?”Theseus挑起半边眉毛,“我的弟弟,你可能差点就会被它烧伤了,而你居然还在担心它?”


Newt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立刻摇头:“不会的!Phoebus特别乖,从来没有烧到过我,它肯定不会伤害我的!”


听了这话,Theseus的眉毛只是升得更高了:“.…..Phoebus?”然后出乎弟弟意料之外的,他忽然笑了出声,“等等,我的Artemis,你不会真的给它起名字叫Phoebus了吧?梅林啊,你一定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喊它!”


 


Newt低着蓬松的脑袋,布满雀斑的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


“我……”他张了张嘴,似乎努力了好久,却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他只是在犹豫着,窘迫而腼腆地揪着自己的裤管。Theseus皱了皱眉,他记不起上一次他见到他的弟弟在自己面前那么紧张是什么时候了。


“Artemis?”他尝试着开口,却发现自己亦不知该从何道起。他只能在窗边蹲下,平视孩子的眼睛,把自己的语调放得更加无害,像月光的流淌,柔和地流进灰蓝色的双眼。“你看,你知道你可以对我说任何事的,对吗?”


“.…..”Newt看着他,却仍然似乎很羞赧,踌躇无措。


“而我现在甚至得用一只火蜥蜴做借口,才能跟你说说话了。”Theseus微微皱眉,眼中流露的却是难得一见的忧虑与受伤,“我很抱歉,Artemis。我不得不给出扣分,你明白的,而我也知道,你一定不是因为这个在生我的气。我真的很抱歉,所以,可以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这一回,Newt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抬起了头,那双宝石一般的绿眼睛几乎是恐慌的:“不!不不不,Theseus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我……我……”


“什么?”Theseus循循善诱。


“我……”Newt忽然叹了好大一口气,慢慢开口,“我叫他Phoebus,是因为我在……我在用它练习怎么和你说话。寝室里没人的时候,我可以偷偷对着他说话,这样有Phoebus陪着我,比一个人对着镜子练,要有趣一点。”


他的哥哥没有料到这个答案,一下子怔住了。不知怎的,Theseus忽然觉得有一些冷,又有一些迷茫的混乱,像是一根小小的冰锥把他的心搅成了一团。“Artemis……”他问,神色茫然,“为什么你要……”


而他的弟弟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我只是最近——最近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跟别人说话。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想和我说话……”


 


“.………..梅林啊,”静默了许久,Theseus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心软更多,还是心酸更多。他揽住孩子的后颈,声音比那石墙更坚定,“当然会有人愿意和你说话,我的弟弟。他们会喜欢你的。”


“他们是因为你,才会愿意和我说话的。”Newt摇了摇头。今天第一次地,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不确信:“Theseus,以前我以为,大家不愿意和我玩,只是因为我太内向了。可是来了霍格沃茨之后,我发现……我发现也许,所有人都不喜欢我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Theseus皱起眉。


“因为……”Newt咬了咬嘴唇,“因为我很……奇怪。”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倏地,Theseus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我不爱和人说话,喜欢吃大家都不喜欢吃的东西,比起和人呆在一起我更喜欢各种动物,我还会把火蜥蜴放进自己的袜子里。”Newt说,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大家都不喜欢奇怪的小孩,我知道的。”


Theseus看着他,目光里有种强烈的、特殊的温柔。


“Hey——看着我,Artemis。看着我。”他说,捧住孩子的脸颊,“你不奇怪。你不奇怪,好吗?你只是很特别,很特殊,和别人不一样,仅此而已。”


“我知道…….”Newt看上去苦恼极了,似乎完全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他脑中混乱的一团诉诸于口,“我——我的意思是,好吧我还是有点在意,可是我也没有那么在意他们的想法。只是……”他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咬住了嘴唇,不知被什么陌生的恐慌攫住了声音。


“只是?”


 


“只是……你也因为Phoebus扣了我的分,”孩子的声音里有再也压抑不住的哭腔,细细小小的。今天的第一次,Newt抬起眼睛来看他,那忐忑的绿眼睛里,盛着几乎满溢出来的不安与惶恐,“所以我以为你也……你也……”


 


他说不下去了,而Theseus亦再也无法忍耐,一把把他的弟弟抱入怀中。“梅林啊,Newt,Artemis,我的弟弟——你怎么会……”


17岁的Theseus难以想象自己在这一刻排山倒海一般的内疚。


梅林啊。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他的弟弟?他怎么可能会和其他人一样?为什么Newt会这样想?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我当然会永远爱你,”他说,用力怀中抱紧他的骨与血,亲吻孩子的额头,“我爱你,不仅仅因为你是我的弟弟——我爱你,是因为……你是你,而我真的,真的爱你。”


 


他爱NewtScamander,10岁或是100岁,那都不会改变,正如他7岁时在摇篮边看见那个柔软襁褓的第一眼。他爱着他的兄弟,正如Pheobus与Artemis,正如神话中亘古不变的日与月,昼与夜。他们的爱自出生那刻就已经注定,血脉相连,同这日月一样天经地义。


那或许是Newt暂时还不会理解的东西。它太宏大,而Newt还太小。17岁的年轻人甚至不知该如何向他的弟弟诉说,只能用力地、用力地抱住怀中小小的身躯,磨蹭着孩子与他相似的卷发。“梅林啊,Artemis,答应我,不要再怀疑这一点,好吗?”


孩子蹭了蹭他的脸颊,环抱住了他的脖颈,把卷卷的脑袋,搁在他的颈窝。11岁的Newt点头,依赖地贴着他侧颈滚热的血脉:“对不起,Pheobus。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Theseus?”


“嗯?”


“我好难过。”


“?”


“他们还是带走了Pheobus。”


“Whitenight教授带他的Pheobus回家了,我的弟弟。不要太想念它。”


“.…..那如果我还是有一点点想念他呢?”


“那么,我的Artemis,你的Pheobus还在陪着你呢。”Theseus说,声音埋进他们相似的棕色卷发里。


 


那是一句傻话。可11岁的Newt还是信了。


当Theseus正式成为傲罗的时候,他还说Pheobus不会死亡,什么都不必担心。Newt也信了。


Newt信了,因为他是他的Pheobus,他是光与真理之神,他从不说傻话,从不说谎。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总说,月亮与狩猎的神明Artemis,不懂得人类的心与爱。


 


第二天,Theseus和女朋友分手的消息就传遍了学校。全校的女生都跑到Newt面前打听原因,而Newt一点都不懂,一点都不。




-------------------fin


可能还会有其他的短篇后续(????)


对不起以后不搞那么OOC的东西出来了ORZ


欢迎大嘎来评论区找我侃大山!(X



评论

热度(1367)